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也曾有過去,也曾相逢在最深的紅塵裡。在花開之前,我已明白,人生不過是場萍聚。沒有誰,要去為一段煙雲往事,做著豪無意義的沉迷。 也曾有過回憶,也曾有過漫不經心的別離,在花落之前,我早已把一盞茶喝到了無味。 時光是一支初綠的筆,用如流水的墨,寫著歲月策劃好的書籍,從古至今,春花秋月,我們在不同的故事裡,演繹著相同的主題。 時光是一支散步千年的筆,從開始到結局,看似花團錦族的人生,卻不知從何說起。 逝水流年,如此決絕,也許我們還不明白的時候,它就已經告別過了,在盤點過往的歲月中,已不知道究竟是哪個人、哪片風景,在你心底留下深刻的一筆?多少姻緣際會到底還是擦肩而過! 回望的瞬間,記憶中的河山,在無數個晨鐘幕鼓得敲打下,也暗淡了初始的色彩,而記起的不過是春來秋去。 在懷念的日子中,已然失去了那股心痛。也許是我在過去走了出來。或許在歲月沖刷下學會了忘記,或許塵封的記憶裡,藏隱了許多肝腸寸斷,催人淚下的故事,讓人不願再想起。多少愜意,多少坦然,多少虛情,多少假意,都隨風散去,化作塵土。生命就在當下,我們不必再遲疑,既要拿起,也要放下。 以為人生漫長得恍如隔世,其實不過走了短短幾丈。匆匆老去的從來不是風景,而是離人。 而我們都只是紅塵過客,背上的行囊,裝滿了世味,沉重得壓彎了腰。這一路倉促地拎起,到離開的那一天,也要學會該如何放下。我們總是給自己找出許多理由和借口,將所有的悲哀,怪罪給時光。用薄弱的謊言,搪塞真實的幸福。告訴別人,我們的愛,我們的恨,我們的開始和結束,都是身不由己。 靜下心,看一枚葉子無聲地飄落,看一隻蜜蜂棲息在花蕊上,看一炷檀香漸漸地焚燒;或是喝一盞清茶,和某個不知名的路人,若有若無地閒話家常;光陰倏然而過,並不驚醒昔年裡某個畫面。這時候,卻會覺得,時光是用來遺忘的。 看著懷素的不拘一格的文字,一切悲傷和疼痛,皆如昨日之風。他虛渺灑脫的故事,似流水行雲,無來無往。彷彿在告訴我們,凡塵的一切糾纏,無論深淺,無論冷暖,無論難易,無論貧富,轉瞬即是煙雲,又何必那麼執著,那麼在意。 歲月攜著記憶漸漸遠去,不得不讓我們原諒那次說的再見,忘記那次擁抱的溫度。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一 清明將臨,故鄉那棵魂牽夢縈的老槐樹還在。我似乎看到了槐葉上隱隱滲出的淚痕。 樹下,母親墳塚上的雜草青翠,該掩沒了幾聲蟲鳴? 曾與母親有關的事物,如歡樂,悲傷,青青的蔬菜,低低的谷禾,潺潺的溪水,高高的樹木……我一直認為,它們是可以視作一種耐讀的美德而留在我的記憶中了。 二 多年了,清明有些深不可測,母親的影子誰也追不上,總在夢裡忽來忽去,像蟲子一樣鑽進我的思想,蠶食著我憂傷的葉片。 槐樹也許太多情了,勝過土地上的油菜,葳葳蕤蕤的就覆蓋了母親勞作的身影。 可母親墳旁的油菜花的艷媚與芬芳迸射出驚人的美麗,那麼安祥、樸素、細小和瑣碎。只要心一觸到,那久違的欲滴的血色和溫情,就會讓我顫動不己。 三 槐樹總將陽光、雨露和空氣密密實實地聚攏起來,把企圖侵犯生命的腳步擋在臂膀之外。 走回童年,季節在母親的補丁上浮沉明滅,讓清苦、疼痛和溫暖鑽進我身體的每個角落。 而欣喜的是,被歲月熬得形銷骨立的母親,曾熟悉一年四季裡的每一個節氣,並知道,在相應的節氣裡,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那雙乾淨利落的手撫摸過每一張樹葉、每一寸田地、每一個流光溢影的期待…… 四 母親墳和槐樹葉依偎在一起,清明槐便成了鄉村的根和兒女的愛,讓遊子在眷念時就聽到了槐樹開花的聲音,以及樹下跌落在酒杯裡的鳥聲,同在陽光下如金屬一樣閃爍不停…… 我只好摶過身去,凝噎無語,讓僅剩的感念化為小河裡紛紛濺起的浪花。 五 清明,從哪裡漏下的雨絲,邁過心碎的時節,灑落在母親的墳前,澆灌著油菜花一樣自由綻放的晨曦。 那些純情的追隨,讓過往的雲靄已將雨絲孵化出鳥的羽翼,在棲息過的槐枝上,葉子們不再舒心地抖動,夜深時開始凝集淚珠。 那些成串的槐花,細細讀時讓人有些難以割捨。 那清明雨,如簫聲,逡巡於情山意海之上;那清明槐,如琴音,吐納著生命的芬芳與祥光。 六 耕作的母親把一生的時光都種進地裡,最後也把自己種入地裡。 那年秋天,體驗過花開花落的蟲子,在這泛涼的秋夜,把各自心中的曲子,吱吱呀呀地傾吐出來,也沒有挽留住時光遠去的足音。母親把一隻已開始冰涼的手,溫馨地遞給我。 於是,我久久地揣在胸口,企圖用熱血和心跳把它焐熱。最終,母親霜凝的面容,轉眼取代了晚霞的淡紅;體內流布的血,匯入凍層下並沒有了響動的水聲。 七 清明,是聖潔和虔誠的象徵,蘊涵著常人渴望溫情的期待和祭奠,讓生命的底色上永遠刻印著和傳承著這份光亮。 銷魂的槐樹,一片葉子寫著離去,一萬張葉上寫滿悲憫,如泣如訴,浸透著親情的慰藉和追念。 母親的墳旁,一地油菜花開得如此璀璨,那不是夢境,是美麗的天堂;不是思念,是感知。 最寬容最坦誠的土地怎麼能盛得下母親一生的滄桑和生活的情景。 八 槐樹呀,是清明緊貼在我的胸口,除了心跳和呼吸,我剩下的全是濃濃的懷念。 只有把耳朵貼向母親的胸膛一樣貼近墳塋,至今有一脈迴響,似乎仍在延續著當初的風聲雨聲,悠揚、遼遠、清晰…… 現在,誰還會把屋簷下相依相偎的鋤頭和鐮刀,劃成生命的雙槳,迎送我們抵達生活的彼岸? 誰還會把青禾和花朵鋪滿我貧瘠的路途,用一雙望穿暮靄氤氳的眼眸,癡癡地守候兒女們匆匆的歸程? 誰還會在我流落異鄉、飢寒交迫時,用溫暖的目光和身體慰藉我寂寞的靈魂? 九 生命從流動到靜止的過程,維繫著千萬朵歸因。 清明,杏花開滿記憶,趕走彼岸沉重的黃昏。 回到自己,輕撫舊時光的疼痛,忘記那些被無情灼傷的歲月,才能把感恩的種子撒向心的土壤,拱出青禾。 清明槐,已高過母親的墳頭,彷彿在召喚一年的期待和收成。 十 當一座墳成為一種風骨,那麼,槐樹也就成了不泯的魂。 即使命運磕磕絆絆遍體傷痛,我依然像母親一樣微笑著對生活充滿感激。 因為我的血管裡流淌著母親最古老憨厚的格言:把生交給死,把死托付給生。 清明到了,不能回鄉的我孤苦伶仃,傷口上撒下如血的月光,杏花雨因故地下了一場雨。 那棵槐樹上的空巢,鳥兒能找到回家的路麼?誰的乳名從含香的露珠中醒來,在嫩綠母親千年的期待?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一等司機開民航,   國內國外到處逛。   二等司機開輪船,   高檔家電樣樣全。   三等司機開小轎,   跟著領導吃又跳。   四等司機開大客,   親戚朋友隨便坐。   五等司機開崩崩車,   黑了心肝宰顧客。   六等司機開大板(卡車),   拉點私貨撈點錢。   七等司機趕馬車,   賣點草料換酒喝。

| 8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畫魂 人生自古路漫長 揮筆灑墨在紙上 古有英雄疆場死 今朝有酒何自傷 筆似長劍配英雄 紙如羽紗美感呈 嘯聲琴韻雀鳥歸 詩情畫意盡飄香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爺爺在世時,奶奶經常會做些美味可口的飯菜給我們吃,每次奶奶都要給父親留上一小碗菜,等到他下班時回來再吃。我很淘氣趁家裡沒人便悄悄的去廚房掀開了鍋,然後用小手抓上一把塞進自己的嘴裡,直到父親回來奶奶才發現鍋裡留給他的菜已經不多了。 每天早上,奶奶都會很早的起來為上班的父親熱飯,奶奶的早餐只是一碗普通的稀飯和一小碟鹹菜,但就是這樣樸素的早餐父親吃了已經三十來年。父親常說奶奶做的飯特別的香,即便是飯店的酒席也趕不上奶奶的手藝。爺爺特別喜歡奶奶做的紅燒肉,每個星期奶奶都會做一碗給他吃,我們這些小輩也過了葷癮,奶奶看著我們的吃香笑了,她說只要是喜歡每個星期除了爺爺那份便多做一碗給我們吃。 然而在第二年,我們卻再也吃不到奶奶出色的手藝,奶奶的手藝從爺爺離開起的那天算起就變成了單調的燉菜。有時候一碗海帶豆腐湯我們要喝上一星期,有時候頓鍋酸菜我們要吃上七八頓,也許是爺爺的離開帶走了奶奶做飯的靈感,沒了靈感的奶奶對做飯再也不敢興趣了,直到我和現在的妻子結婚以後,奶奶又擔負起這個家做飯“保姆”的角色。 那時候我還只是個技術工人,並不像現在這樣坐在機關辦公室裡過著科室的幸福生活。那時候我在一家鐵路酒店上班,每天都扎堆在酒店設備維修的工作當中,因為家有病妻所以每天中午都要回去照顧一下她,雖然工作的地方離家只有10分鐘,但是因為工作性質的問題每天的午飯時間只有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如果用在買菜做飯是遠遠不夠的。 我那80多歲的奶奶便承擔起給我們做午飯的責任來,奶奶的飯做得很香,幾乎每天中午都要換一樣菜,有時候是炒菜,而有時候是燉菜,她知道妻子的雙手不能夠用筷子,每次吃飯的時候都要拿上一個湯匙放在妻子的碗裡。最讓我感動的是奶奶知道妻子的病需要營養便隔三岔五的頓些牛肉給她吃。奶奶是個節儉的人,她自己做的菜大部分都留給我們吃,而自己卻吃些個剩菜剩飯,我每次用筷子將肉夾到老人家的碗裡時,我的奶奶就用筷子將肉丟放到我們的碗裡然後說道:“你們吃吧,奶奶老了,什麼也吃不動了,這肉你要是不吃的話就夾給你媳婦吃。” 後來,奶奶得了糖尿病,醫生建議奶奶盡量多吃粗糧,可是奶奶卻依然每日三餐為我們做細糧和她不能觸及的炒菜,奶奶說不能因為自己的那一張嘴影響了家裡其他人。奶奶就是這樣一位為我們著想的老人,她為我們這個家的幸福貢獻著一份力量,雖然那一日三餐對於某些人來說是件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事情,而對我們整個家庭來說奶奶為我們精心烹飪的飯菜正是我們用一生都難以回報的愛。 文章來源:看上去很猛 |西蘭花的blog | kalsang floriculture |畫眉:無數紛飛的紫色小鳥 | 連鎖培訓:李天 |胡玥的BLOG | 文武雙全-寶兒哥的天空 |泡泡的BLOG | 劉曉原的BLOG |先睹堂主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早上六點多吃餐早後,在沙發上呆坐了一會。覺得挺沒意思的,便想到山邊那邊逛逛,反正也無聊,就自己去呼吸下春回大地的氣息,去山邊好好逛逛吧。 本來想打個電話給她的,不過我就知道她沒有起床,也不會出來了,想讓她好好睡覺下,最後就沒打,從家裡到山邊一路默默走著,非常的平靜心境!聽著島兒的歌聲,心十分清閒自在,感覺很安樂。 到了山邊,一眼望去,沒幾個人,可能是太早了,嘴角自覺地浮現出一條波紋線,很開心,這樣子正好,會安靜很多,畢竟人多了也會影響我的心情。而且他們也會跟我扯上關係反而會吵嚷到我,打破我的心境。我繼續慢步在山邊清爽的小山路,周圍只我一些小孩玩耍和老人家們坐在石板凳上聊天! 走了大約五分鐘,我停了下來,到處都是綠植,不僅空氣好,邊走邊聽著手機裡的音樂!心情想著自己這些日子的長,想著想著就走到了個岔口,一邊是上山的,一邊是隨著小路繼續走的,但路過的那些人都沒一個上山,這時我想起了自己的人生,不也是這樣嗎?就像兩條路一樣,難道就因為這條路沒有人走過就自己也不走了嗎? 嘴角再次浮現自信的波紋線,也就是山上沒人了,就是我上去的話,可以一個人很安靜的逛了,也可以一覽從山小的感覺了嗎?這不是我想要的嗎?可能會更累更苦,但是自己走的,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嗎? 於是我選了上山的路,登上了台階,光線明顯要昏暗很多,周圍除了我,沒其他人了!我繼續的向上走去,好好的享受這份寧靜,我正為自己的高攀努力奮鬥著,周圍的環境和我並沒太大關係! 一直往山上走了十分鐘左右,有些累了,這可能也就是必然的吧,想站得高當然要比別人累拉,難道我是這樣容易放棄之人嗎? 突然看到遠處那樹旁好像有兩個黑影在動,雖然說有點害怕,但還是繼續走,走得很輕,走的很慢慢,這讓我的感覺就像碰了人生的困局必需慢慢小心對待一樣,也許人生有太多這樣的事發生了吧。 經過很多故事之後我來到了山頂了,我很喜歡一覽從山小的感覺。當然也經歷了內心的困惑和如青春的無知,步步為營的來到山頂,感受著山風,迷戀著自己放眼天下的優越感中,天空中的朝陽正高昇之中,像我的心,當然雖然我自大的沉醉於這高山,但是我不認為它就是我人生要攀登的最高山,就像我們以自己的智慧去估算廣大星辰宇宙,肯定是非常可笑的。就跟井底的青蛙不知道天多高地有多廣闊一樣。 只希望自己也別像這只井蛙,並且用這只井蛙提醒自己在追求目標的路上,也希望自己明白這只是自己必須攀登的一個小山峰而已。而且我深信璀璨的星空,遲早、我會成為它們當中最璀璨的一顆。也深信我會發出比慧星還要璀璨的光芒,讓整個星空,都為之黯然失色。 文章來源:侯東峰的BLOG |天花板的部落格 | 屈默新書《男女那點事》 |記憶卡 | Kate's Wonderland |《意林》雜誌的BLOG | 攜手博文,飛得更高 |Roadside chatter | 沈詠雪大師 |健康小管家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把微笑留給傷害你最深的人。」這是我無意中看到的一句話,讀後就深深的記住了。這是多麼堅強而灑脫的人生,這其中要經歷多少愛與恨的交織。 男女之間從見面心跳到兩情相悅,再到彼此間出神入化的心靈呼喚,也許要走很長的一段路程,而從一切不設防,連心帶身都純真地呈現給對方,再到萬般柔情都化為一聲震撼心靈的歎息,也只需短暫的一瞬。 當昔日的真愛已不存在,當感情的繁花已被秋雨打得殘紅飄零時,人們總是習慣於久久地停息在愛情的樹枝上低吟淺唱,不是心裡仍眷戀那份早已隨風而逝的柔情,企求傷害自己的人回心轉意,就是下定決心以同樣的方式實行報復,但這都是不明智不瀟灑不可愛。 最恰當的方法就是微笑著向她道珍重。 微笑留給負於我們的人,把淚水留給自己;把祝福給有負於我們的人,把痛苦留給自己。沒有較高的文化修養,沒有對感情細微的洞察,沒有對所愛的人發自內心的摯愛,誰能做到微笑告別? 把微笑留給一般朋友已不易,給有負我們的人更是難上加難。因為最傷害我們的人往往就是我們最深愛的人,付出的越多,被傷害時心裡越疼。然而我們不得不微笑,感情本身是個很玄很複雜的事。我們不能勉強他人,相愛的理由有千百條,不愛的千百條理由可能一條也站不住腳,這其中的奧秘又有誰能說得清? 愛情無解,愛情無常。我們可以犧牲愛情,卻不能犧牲人格和自尊,那是人活著的首要意義。 以傷害來對付傷害固然是一種解恨的辦法,但傷害的結果只能更加堅定你愛的人離去的決心。愛情是把雙刃劍,一頭對著對方,另一頭直指自己。一時的宣洩雖淋漓,一世的悲愴更難耐。 暫時的內心平衡只能加重自身的遍體鱗傷,何苦擾了別人,又傷了自己呢? 還是把那微笑留給傷害你最深的人吧!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據美國宇航局網站報道,美宇航局日地關係天文台(STEREO)日前拍到罕見的「太陽海嘯」畫面,用事實證明這種頗具爭議的現象確實存在。 多年前,當物理學家第一次看到熾熱的等離子波在太陽表面疾速運轉時,他們都以懷疑的態度看待這種現象。「太陽海嘯」的規模過於震撼了,等離子波被掀起的高度超過了地球本身,從一個周長數百萬公里的圓形模式的中心點開始爆發。質疑者認為這或許是某種東西的陰影,但肯定不是真正的波浪。美宇航局戈達德太空飛行中心太陽物理學實驗室科學家喬·古爾曼(Joe Gurman)說:「現在真相大白,太陽海嘯確實存在。」 2009年2月,在代號「11012」的太陽黑子突然爆發時,STEREO雙子飛船捕捉到「太陽海嘯」瞬間,從而證實了這種現象的存在。噴發將十億噸重的氣雲(即日冕物質拋射物)拋向太空,引發的「海嘯」迅速席捲太陽表面。STEREO從兩個垂直位置記錄下等離子波,為研究人員提供了太陽海嘯前所未有的視角。 領導實施最新研究的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科學家斯皮洛斯·帕索拉科斯(Spiros Patsourakos)說:「那絕對是波。並且,不是水波,而是由熾熱等離子體和磁性物質構成的特大波。」研究結果刊登在最新一期《天體物理學雜誌快報》(Astrophysical Journal Letters)雜誌上。這種波的學術名稱是「快速磁流體動力波」(fast-mode magnetohydrodynamical wave),簡稱「MHD波」。 STEREO看到太陽黑子爆發掀起的MHD波高度達到10萬公里左右,以每小時250公里的速度在太陽表面馳騁,生成的能量相當於2400兆噸TNT爆炸的能量。太陽海嘯最早是在1997年由太陽及日球層天文台(SOHO)發現的。那一年的5月份,日冕物質拋射物從太陽表面一個活躍區域噴射而出,SOHO飛船記錄下從爆發點掀起的海嘯。古爾曼回憶說:「我們想搞清楚那究竟是波,還是上空日冕物質拋射物的陰影?」 SOHO的單一視角不足以解答這個問題——既不能回答SOHO第一次拍到的波,也不能解釋它在接下來幾年間拍到的許多類似事件。2006年發射的STEREO飛船為解開這個謎底提供了機會。2009年2月太陽黑子爆發時,STEREO-B飛船恰好在爆發點上空,而STEREO-A則同樣以垂直角度守候在一邊——按照參與這項研究的另外一位科學家安傑洛斯·沃爾利達斯(Angelos Vourlidas)的說法,這「構成了揭開謎團的完美幾何排列」。 沃爾利達斯供職於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撞向事物的等離子波的影像資料進一步證實了波的物理現實性。沃爾利達斯說:「我們看到了冕洞(太陽大氣層中的磁洞)反射的波。另外,還拍到了日珥(突出日面邊緣的一種太陽活動現象)在受到波的撞擊後擺動的清晰影像。我們稱之為『舞動的日珥』。」 太陽海嘯不會對地球構成直接威脅,儘管如此,仍值得對這種現象展開研究。古爾曼說:「我們可以通過它們去甄別太陽上的情況。通過觀測波如何傳播以及撞擊事物,我們可以搜集太陽低層大氣的信息,目前,我們尚不能通過其他途徑獲得這方面的信息。」 沃爾利達斯補充說:「海嘯波還能提高我們對太空天氣的預測準確度。同『靶心』一樣,它們會標出爆發發生的地方。確定爆發點的位置有助於我們預測日冕物質拋射物或放射物風暴何時到達地球。」另外,太陽海嘯還給人以視覺上的衝擊。沃爾利達斯說:「這些精彩大片就來自這個世界。」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很多人瞧不上銀行現在這麼低的存款利息,因為只是「小錢」,可是要是利用好了,可以積少成多,讓小錢變大錢。   因為做了一個小生意,手中經常會有一些資金來往,有時會在手中待一段時間。因為是流動資金,存銀行吧,存期難確定;不存吧,讓到手的利息白白溜走。後來,我到銀行辦了一個通知存款,不但利息比活期要高,而且取存還方便。以手中有五萬元,存銀行七天計,活期存款年利率是0.36%,七天時間利息只有50000×0.36%/365×7=3.45元,7天通知存款年利率是1.35%,50000×1.35%/365×7=12.9元。別小看這區區的十幾塊,如果手中的錢是五十萬元呢?   如果手中有閒錢,不確定什麼時候要用,是存定期還是存活期?因為銀行有規定,定期存款提前支取,只能拿活期的利息。我就把這筆錢分成幾份,再存成定期。這樣,急需用錢時損失的只是部分的利息。又省一筆!如果能確定手中的錢是三五年不用的閒錢,那就擇機買國債,利息比定期儲蓄還要高。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